文章搜索:
我在纽西兰入关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2-6-18 来源:蓝色理想


经过整夜的长途飞行,大约在北京时间凌晨3点多,同伴打开窗户,依稀看到南太平洋的晨曦,通红的阳光洒向飞机底下连绵的白云,大约纽西兰快到了吧,不知此时白云底下的土地将是怎样的天气,是雨是风?不论怎样,先将入境卡添好再说。卡上的内容无非是问你:是否是自己打包,是否携带食品香烟等等的啦。很简单,我基本上都是NO。呵呵看来要走绿色通道了。

北京时间7点(NZ时间11点),AKL到了。蓝天白云,海岸沙滩,房屋人家,果然美丽。下了飞机,便顺着人流来到了PASSPORT CONTROL大厅。人很多,好在通道也多,不一会,就轮到我了。一个40几岁左右的白人面带微笑:HELLO,WELCOME TO NEWZEALAND。比在中国出关感觉好多了。呵呵。

“你带了现金10000纽币?”他指着入境卡问“是”我瞄了一下入境卡,原来上面有一个问题:“你是否携带超过等值10000纽币的现金” ,我钩了YES一栏。

“现钞还是支票?”

“是” 我心想:天啊,他不会将我当做洗钱的吧!

他在我的入境卡上划了红道,对我说:等下,你往红色通道走。惨!

到了红色通道,发现同样很多人,心里就觉得宽慰了几许。看来普遍现象吧。又是一个OFFICE,他瞄了下卡,便叫了另一个大块头。那个大块头严肃地对我说:FOLLOW ME,PLEASE。那时的心情就别提了。他带领我到了一个大厅,里面有好多长条桌。我按他的要求将小包带开给他看。这家伙极认真的将每个东东问过去。然后要我将大包打开。该死,密码锁给哪个搬运工摔坏了,怎么弄也无法打开。大块头很是狐疑的看着我,久了,就显不耐,不住的用手指扣着桌子,催我快点。总算打开我的打包,哦,天!又是一件一件的查,还将我带来的小礼品的外包装撕开,见鬼了。他尤其对我带来的药很感兴趣。问这问那的,留了几包样品。接着问我具体带了多少现金?我告诉他具体的数目和币种。很奇怪,他倒是没点我的钞票。最后,大块头拿了我几包药就往一个屋里走。这下我可以看看周围的情况了。现在大厅里已经满是人,角落里还有几个人在百无聊赖的等候。有个白种男人快速的比划,姿势夸张,神情激动,不知是什么东东要被没收。另外,还有个亚洲女孩,大约是中国人吧,很COOL的坐在凳子上,跷着二郎腿,表情冷漠,一声不吭,任由检查官翻动她的箱子。这时大块头回来了,手里拿着药,天!千万别说要没收啊。

OK!大块头说着,就开始将我的东东往我的箱子里装。这是什么装法?简直是不问青红皂白嘛。好象能放进箱子就不关他的事了,也不看看,能不能将箱子关上。

“SIR, COULD YOU HELP ME TO TIDY THESE ITEMS?”
“SORRY,WE OFFER CUSTOMS SERVICE NOT INCLUDING IT”

O!这家伙!狡猾狡猾的。这也叫SERVICE?看来今天我是真的ENJOY THE SERVICE了。我只好一件一件将这些东西拿出来,重新整理。

出来,我的朋友已经等候多时了。驱车在纽西兰的大地上,果然阳光灿烂,风景如画。但是AKL的秋季是如此的多雨,不知明天是否还这样的阳光灿烂?

灿烂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