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另类海外中国女人:情感废墟上的“作女”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6-5-22 来源:人民日报


笔者旅日期间,接触了许多位来自大陆的女子。她们的生存状况折射出赴日人群中光怪陆离的众生相。

眼前的她不可谓不漂亮,五官端正使人怀疑是不是整形手术的结果,一副模特般的身材,涂得黑黑的指甲上面画着淡白色的花瓣。

她说自己是另类女人,两年前去的日本,说是留学,但她的年龄比一般学生大许多,原本不抱希望的她却被告知签证批下来了。带着赚钱的愿望,凭着在国内突击半年的那点日语,她去了日本。在日本一年多的时间里,她由一个淳朴的女孩蜕变为风情万千的女人,她自嘲自己是东瀛“作女”,张抗抗笔端的“作女”也比不上的另类女人。

她说自己在东京“作”的很厉害,抵达日本两个月就敢到夜总会性质的俱乐部工作。她承认在日期间在利用几个男人的同时,他们也都需要她。

虽然在日本只呆了一年多,但她说自己赚了不少钱,而且不是靠在夜总会做水生意(陪酒女郎)。她说在干到一个多月的时候,自己就被一个常来夜总会的日本人看上了,她是自愿的。她受不了夜总会那黑白颠倒,永远都是昏暗的世界,何况被有口臭的、年岁大的、喜欢虐待的等等各色男人乱摸,让她有时浑身颤抖。那个日本人高大,属于较为英俊的那种中年男人。他替她租了一处不错的公寓,每周来两次,有时三次。每月她从他那里领取“生活费”。

期间,一个乡下的小老板还定期来看她。认识那个小老板是很偶然的一次替班。在俱乐部做的那个月,一天一个姐妹被一个难缠的客人搅着无法脱身去陪那个专门点她名字的小老板,就让她临时顶一下,结果小老板很快就移情别恋盯上了她。为此,那个姐妹联合几个老人总是找毛病挤兑她,这也是导致她很快离开俱乐部的一个原因。

那个小老板个子很矮,胆子也小,总说自己不知怎么搞的,第一眼就迷上她了。他还说自己一直未婚,如果同意交往,想和她结婚,如果答应的话,他可以在东京给她买一个公寓。那个日本老板的条件着实诱惑了她一阵,但对嘴巴大方,实则吝啬的山形出身的老板,尤其是他小眼睛中时而流露出的狡诈,让她不敢将自己的未来托付给他。更何况如何对待根本没有感情的国际婚姻,她也不愿意费精神去考虑,只答应可以交往,但不允许碰她,否则就拜拜。

不知小老板是从长计议,还是另有所图,总之,来来往往大半年,他除了每次见面给她一个红包,付出大量时间和精力外,没有得到她的什么回报。就在回国前一天他来看她的时候,面对有可能回不来的她,那个老板也只是嘴里嘟嘟囔囔地发牢骚,什么被口蜜腹剑的她欺骗了,他很可怜之类的。她则回应他:“我能陪你这么大年龄的日本人聊天,就算你享福了,不该付我费用吗?要知道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生命。”看到那个日本老头被抢白地直叹气,她却感到很开心。

她毅然选择回国是因为爱上了一个在日中国人。男友并不知道她的经历,他回国发展迫使她决定放弃在日本放浪形骸的“作女”生活,舍弃了还没有到期的签证随他回到国内。也许是对东瀛“作”的报复吧,她真心喜欢的恋人最后还是离开了,分手理由之一是受不了她浑身上下流露出的那种抓不住的轻浮。

笔者不知道她今后能否再踏上东瀛的土地,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她。在各种各样的出洋淘金者中,的确有个别不自爱的人,“作女”的日子随着人老珠黄不会永远持续下去,“作”的代价是,当繁华褪尽,只留下感情的废墟。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

找找搜索
版权声明:网络中国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呼吁用户也要同样尊重知识产权。若您认为您的作品的著作权遭到侵害或您的知识产权被侵犯,请点击这里向我们通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