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海外生活:我在国外治疗眼疾的温馨经历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6-6-19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因儿女在日本上学和工作,今年二月底我和老伴办理了赴日本探亲的手续。之前一个月,我右眼下眼睑的边缘处长了一个痣状的东西,当时并未在意,可就在临行前几天,这个痣状的东西逐渐长大,引起了我和老伴的警觉。我们到医院去检查,医生说这个东西质变的可能性很大,必须尽快切除,还说它可能已经恶变,所以切除的部分要大一些,可能伤及泪腺,造成长年流泪,而且刃口经缝合,眼睑会外翻,使面部破相。问医生可以不可以同时进行一下整容,医生说不可以,整容需要做二次手术。因行期迫近,我和老伴思忖再三,决定暂不手术,先去日本探亲,顺便到日本的医院再查一查。

  到了日本,女儿带我到住处附近的一家医院去检查。最初接诊的是一位女医生。检查后她说看来是良性的,但为了慎重起见,将请一位专家再给我看一下。然后拍了几张放大的眼部照片,提供给专家研究。按约定时间,我去医院,有一位专家再给我检查。专家说,看来是良性的,但必须手术,将其切除,然后作病理检查,确定是良性还是恶性。专家还给我介绍了手术方案,说只把肿疡拿掉,切口很小,也不用缝,不会留下疤痕,而且手术第二天就可以洗脸。当了解到我是短期来日探亲,没有医疗保险时,专家立刻吩咐护士去查阅相关费用,然后对我说,手术的费用不会超过5万日元,还关切地问我有没有什么问题。因为东京是高消费城市,我原来估计手术费用会相当的高,5万日元合人民币3500元,这个费用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在约定的手术时间,一位女护士领我和女儿去手术室,我们在门口坐下等候,那位女护士离去时向我握拳示意,讲了几句日本话,不用女儿翻译,从她的眼神和动作,我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她说的是:“努力!手术一定会顺利的!”良好的祝愿和亲切的鼓励,让我心中涌起一股暖流。主刀的是那位专家,他一边操作,一边向我介绍手术进行的步骤,并不时询问我的感觉。加上麻醉,手术总共进行了十几分钟,期间共有五位护士在我身边忙碌,不间断地进行着心电图和血液检测,同时有一个电视屏幕再现着手术过程。手术完成后,专家对我讲,手术很顺利,刀口已做了止血处理,就不再开药了;由于注射麻药的关系,可能会出现一些肿胀,如果出现刀口出血或疼痛的情况,可随时来医院就诊。当我用新学的不标准的日语向医生和护士说“谢谢”时,他们一起笑着用可能也是新学的不标准的中国话“谢谢”来回应我,轻轻的笑声划开了手术室凝重和静谧,我的手术在良好的祝愿中开始,在友谊的笑声中结束。

  见刀口处连个纱布也没贴便走出了手术室,老伴还以为我没做手术。术后前两天,眼的下部果然有些肿胀,刀口处有些痒。出于谨慎,前两天洗脸我注意避着伤口处,从第三天开始,洗脸就不再刻意躲着它了。

  一星期后我去医院复查,专家告诉我,病理检查结果出来了,是良性。专家检查了刀口,说恢复得很好,再过一段时间,刀口处的凹陷便会逐渐平复。专家说每隔三个月需要到医院复查一次,当听说我届时要回国时,便给了我一张手术前放大的眼部照片,并特意用英文写了我手术前后的有关情况,嘱咐我回国去医院复查时,提供给医生参考。

  我在日本治疗眼疾的医院是永寿综合医院,给我做手术的那个专家叫出田真二,我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名字,也不会忘记他们人性化的服务和对病人负责的精神,更不会忘记日本医护人员对一名中国患者的和善与友好。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

找找搜索
版权声明:网络中国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呼吁用户也要同样尊重知识产权。若您认为您的作品的著作权遭到侵害或您的知识产权被侵犯,请点击这里向我们通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