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忙于育儿和工作:在日华人单身母亲笑对人生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3-6-1 来源:华声报


有数据表明,从1996年至今在日华人夫妇离婚对数已超过1100对,而国际婚姻的离婚率在近年也不断提高。从1992年到2001年的9年间(1993年未统计),在日本的中日国际婚姻共70650件,而离婚共21005件,离婚率高达29%。离婚率近年来大幅提高是在日华人单身母亲人数增多的一个主要因素。
   
许多人认为单身母亲的生活状态一定是疲于奔命,疏于打理,就算是闲时,也必是独抱浓愁无好梦,但是日本中文导报记者向轩在采访这些单身母亲时发现,她们有着自己的生活,和普通女性一样拥有幸福和温暖,拥有丰富的感情生活,她们用自立培植了一个独立的自我世界。
  
单身成全了我的事业
   
与丈夫离婚后,林以惜曾让国内的母亲和姐姐来日本帮她带孩子,但母亲和姐姐总用心疼的目光,隐隐的叹息,再三提醒她目前单身的现实,逼迫她承认上帝对她的不公。于是不到3个月,林以惜就把姐姐和母亲统统赶回了国,一个人照顾孩子,真正意义上成为一个独立的母亲。“说不辛苦,那实在太虚伪,但是辛苦所换回来的是更多的快乐和满足。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地回答,离开了男人,我生活得比以前更加充实。”
   
林以惜,南京人,1991年随遗留孤儿第二代的丈夫来日本生活,来日本后,丈夫除了上学就是和其它朋友打牌喝酒,而打工的任务就落在林以惜一个人身上。1995年,林以惜生下了一个男孩,丈夫的玩性稍稍有些收敛,但不出一年又旧病复发,“经常是孩子半夜发高烧找不到他人。那时我经常哭,也经常和他吵架,一直吵到分手。他这个人性格挺好,但是没有男人最起码的责任心,像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林女士这样平静地陈述着她曾经的爱情和婚姻,那一段曾经让她伤心的往事已经成为一部毫无激情的旧影片,只剩下苍白流动的画面,而无法触及她的灵魂。事过多年,林以惜已经是一个小贸易公司的副社长,冷静是她面对生活和工作时最起码的态度。早上把孩子送到学校后,她是一个雷厉风行的女强人,回到家接回上私塾的儿子,她是穿上围裙的好母亲。这样子的生活坚持了5年,她快乐地对待着自己眼前的生活,并相信自己会找到最终的幸福。
   
林以惜在自我介绍的时候,一般不会介绍自己是一位离异的女人,更不会告诉别人自己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儿子,这并非出于自卑,而是因为她不希望迎接他人怜悯的目光。“为什么要怜悯我呢?我现在生活得很好,单身生活成全了我的事业。”
   
林以惜在国内时曾是机关工作人员,每天8小时的空闲工作,除了英语比较棒以外,她从来没有发现过自己有什么比别人更强的东西。来日本后,她也一直是打打零工,上午在一家超市,下午是意大利餐厅,生活得忙碌而庸俗……“总以为自己也就这样一辈子了!”林以惜说。“但离婚后,我不得不面对现实生活,打零工只能让孩子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于是我开始专职的工作。”由于林以惜的英语和日语都不错,她很快找到了一家贸易公司。工作两年后,又和朋友一起成立了现在的公司。“开始的时候,很苦!孩子一直生病,工作又忙得脱不开身。我也犹豫过是否该打退堂鼓,索性把孩子推给他父亲,但孩子已经成为我生活的支柱,我只有坚持。”在公司也有一个日本的单身母亲,在林以惜最困难的时候对她说:“加油,孩子是看你的身影长大的,你这样努力,孩子长大后也会是一个努力的人。”于是林以惜挺下来,不到一年的时候,她就在公司里独当一面。“我以前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样的能力。或许是当了单身母亲后,我必须面对真正的自己,也必须勤奋地去寻找自己的位置。”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少华人单身母亲都是事业有成,有些母亲还上了日本杂志,成为女强人的代表,她们几乎都笑着对记者说:“并不是我成功的事业造成了我单身母亲的角色,而是我身为单身母亲后,生活成全了我的事业。”
   
不少单身母亲都表示,在离开了男人后,她找到了真正的自己。家住千叶县的佐藤玲子在丈夫心肌梗塞突然去世后的第3个月便在我孙子市里的一家纺织纤维公司里找到了工作,这是她来日本后的第一份工作。“当初我是没有办法才去就职,但现在我喜欢上了这份工作,虽然因为我要照顾孩子,无法像其它员工一样经常去外地和海外出差,但是我的日中英语能力在全公司都是数一数二的,所以现在公司的许多业务性文件都由我起草。”目前佐藤女士已经成为了公司里最资深的业务助理,工资也从刚进公司的20万翻了一倍。
   
单身母亲和她们的孩子们
   
“有许多女性说,我就是为了孩子,不然我早就和他离婚了,但是我要说,为了孩子就应该尽快离婚。父母感情不合,整天吵架,会对孩子造成怎样的影响?”林宜就这样和丈夫离婚了,她的生活中就剩下她和孩子,于是以后的每一天,她都觉得自己努力生存下去的理由只有一个,就是为了这个孩子。
   
单身母亲和孩子之间的情感那样紧密,与普通家庭的母子(母女)相比,他们之间的关系更接近于一种依赖和依存。有一位单身母亲这样对记者说:“离婚时,我可以不要孩子的,那样的话,也许我会活得比较轻松,也许我能更快地找到我的新的人生,但是生育时的阵痛和一年的哺乳,已经把我和孩子永远地牵连在一起,我无法想象和他分离的生活会是怎么样的一种苍白,现在我更是要这个孩子。你问我怎样看待自己和孩子之间的情感?可以说比男女之情更重要,更浓稠吧!”她每天晚上哄孩子睡觉时,总会吻他的脸颊,然后用中文和日语对孩子说:“我爱你!”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单亲家庭的孩子似乎也比普通正常家庭的孩子早熟得多。单身母亲胡君怡对记者说:“儿子虽然只有8岁,但是我觉得他像个小男人似的,在精神上支撑着我们这个并不完善的家。”胡女士的儿子从6岁开始就知道每天清晨比母亲早起半小时,蹑手蹑脚地为母亲热牛奶,“第一次他这样做的时候,我吃了一惊,感动地流下眼泪,没有人教过他要这样做……以后他每天都这样,他知道我很累,他知道我这样辛苦都是为了他。”
   
胡女士是在公司里负责营业工作的,经常会遇到一些蛮不讲理的客户,鸡蛋里面挑骨头,“好象是我付了钱,就是你的老子一样,想怎样对你就怎样对你”,胡女士回到家也不免把受了气的情绪带到家里,8岁的儿子就成了她惟一的谈心对象。“你知道我儿子说什么?他说这样的客户不要也罢。虽然在实№生活中,我不可能把那些客户放掉不管,但是看着儿子小大人的样子,我就会忍不住笑起来,心情也就一下子轻松下来。”在生活中,胡君怡遇到工作中的麻烦以及生活的不快,都会对儿子说起。“我也知道他听不懂,他也不会真正地明白,但每次他都会很仔细地听,然后说:‘妈妈,我一定要赚很多钱,那时你不用那么累了。’说实在有他这一句话就够了。”
   
单身母亲的情感生活
   
“有一个男人,他永远在说爱我,一刻不停地说,他一举一动都在表示着他那种情深如海的爱情,但是他从来不会讲‘让我们结婚吧!’,从来不讲……这个世界上能心无碍地去接受一个和自己无血缘关系孩子的男人太少了。”不少单身母亲在谈及自己情感世界时都这样说,她们有着一种很相似的哀怨,以致于她不可能像正常单身女性一样全身心地投入一场爱情,她们选择男人的标准不同,但有一点却是一致的——要对自己的孩子如同己出,但光这一条,对普通男人来说已经是十分苛刻的了。于是不少单身母亲经历了一场又一场的爱情故事,各色各样,却十分相似,所以对单身母亲来说,再次的婚姻是一件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
   
珏是一位很坚强的单身母亲。在丈夫死后,没有人再见到她流下过一滴眼泪。她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邻居的老婆婆见她不容易,偶尔会在她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帮她照看一下孩子。
   
忙碌简直成了生活中的毒药,但她一直挺着,挺着……“有一次,我突然在公司里晕了过去,医生说是劳累过度,那次是公司的课长把我送回家,给我做了一碗粥,家里乱得一塌糊涂,但他却很礼丁性地帮我把房间略略地理了一下……那对一个日本男人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他走的时候我哭了,再坚强的女人也是要有男人的关爱的。”从那天开始,珏和课长开始了一场“不伦”之恋,虽然她知道这不对,课长有妻子有孩子,但是她控制不了自己。“这种爱是幸福而又痛苦,幸福是彼此没有负担,他不用考虑我单身母亲的身份,在一起时我仅仅是一个女人,完整的女人;痛苦的是明明知道是不可能有结果的事情,却非要背着这种道义的包袱,把情感进行到底。”珏说,她已经不准备结婚了,“何苦让一个男人替我背上生活的沉重呢?”
   
而涓的感情更加曲折。她和一个上海男人同居了两年,那男人也是离异,他像丈夫一样照顾着涓和她的儿子,但是就是不愿意和她走进结婚殿堂。“他说都失败过了,对婚姻没有信心。开始的时候,我是理解他的,因为我也是一个婚姻失败者,但后来我发现许多东西,许多东西和我原先理解的东西相背。两年后,他外面有了其它女人,我指责他的时候,他的回答是‘你没有资格管我,我没有和你结婚。’原来,他不想结婚是因为他不想再有婚姻的束缚,我把他的行李从阳台上丢了出去。那天邻居报了警,我向周围人道了歉后,就哭了。是那种歇斯底里的大哭,儿子一直站在我身边,默默的。他说:‘妈妈,你不要再找男人了,我会保护你的。’”这以后,涓再也没有找过男朋友,“但是从心底里来说,我还是希望有一个男人爱我,关心我,因为这种感情不是孩子所能给得了的。”
   
当然,也有不少单身母亲最后结束了自己的单身生活,这是让人羡慕而又庆幸的。
   
向轩在采访中发现在日华人单身母亲中没有人用灰色的眼睛审视自己的人生,也没有一个人像祥林嫂一样用哀怨的声音诉说<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