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从东京归来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2-7-18 来源:神州学人


“多年之后,又再相逢,我们都有了疲惫的笑容,问一声我的朋友,你的风采是否依然?”

我不知为什么多少年来没有忘记这首歌,也许会想到今天我会把他概括成我的心情。今天我从东京归来,去看我分别已久的同学。

日本的生活已太久,看我疲惫的脸就知道我早已累了。每天双肩总是胀胀的,头重脚轻,还不到30岁的人就像一个临近木桕的老妪。我不知道还有比在日本的生活更让人衰老的事,我说的不是皮肤(那时水土的原因),是心态,精神年龄。

近乡情更怯,回家前的晚上,我就失眠了。想像着见到老同学时的心情,第一句话和第一个动作,我想我应该拥抱,因为我太想他们了,可是又因为分别的太久,可能我们会感到那么一点点的生疏,就用日本人的鞠躬行礼的办法吧.

不管怎样想到回国,想到要见到我思念了已久的老同学们,我有一种从没有过的喜悦和解脱。

归国的日子近了,聚会的日子近了。

如约到了同学聚会的酒店,没到酒店坐在出租车里时,看到了大学时的同桌敏,她是我每到考试之前在一起默默的苦读的同伴。我敲出租车玻璃让她看到我在车里,可是她还是没有发现。到了目的地,我疯狂地下了车,向着远处走来地敏跳着挥手着,叫喊着,敏终于发现了我,也放弃了淑女般地步伐,快速地跑起来。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眼泪湿润了我们的衣衫。

“你好吗”敏问我。

“嗯,我很好,你呢?”我深深地点头。

“我也很好。”

“太好了!”

我们像孩子一样拉着手欢快地跳了起来。我们都没有变,虽然我们的眼角都多了一些皱纹,我们又想起了年轻时的自己。更多的期待在我心中升起,从那时起,我的心就跳的不能自已。

进了餐厅时,我们就笑得不能停止,原来和我打招呼的老班长的头发已经半谢顶,像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敏说“你别自卑,我老公比你还老。”全场又是一片哄堂大笑。

“老同学你为何迟迟归来?”

诗人老胡边抒情边走过来向我献酒。

“你知道大家都在为你担心,尤其你刚去日本的那两年,阪神地震的时候同学们都互相打电话打听你的消息。”

老胡娓娓地向我诉说着只属于我和我的同学们之间的故事,我的脸上流着眼泪,又快乐着。

“今后的人生或辉煌,或灿烂,或平坦,或坎坷,那正是我们生命的全部意义,让我们热爱生命吧。”

老胡又生诗意,那种已远离了我的生活的浪漫,可这一刻我却相信那是真理,比什么时候都更想珍惜我的生活。我相信是富有的,我有爱我的老公,和我注入全部心血的儿子,虔诚为我祈祷的父母,还有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不断地思念着的也为我祝福的老同学们。

相聚是短暂的,我们很快又要分手,就像在小站上相遇的老友,又要开始各自的旅途。我也结束了我的路程又回到日本,回到每天工作的办公室,偶尔抬起头看见同事们在伸胳膊,摇头,我想他们一定很累了,就像我没和我的老友聚会之前一样,这时我在心底劝他们,去看看吧,那些像你的镜子一样你的老友们,你会多一些生活的勇气和力量。

 (小风)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