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难忘那个中秋:八个人分两个月饼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5-8-23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18年前的8月16日,我带着美丽的梦,离开了故乡,来到了东瀛。

一个月后,我迎来了出门在外的第一个中秋节。那天,朋友孟君与他同住的表弟小松君特地请我和其他五位我不太熟悉的朋友去他们的住处过中秋节。子夜时分,招待我们的是两个包装完好,经过水路从上海到横滨,然后才到达的来自故乡的月饼。孟君还从冰箱里取出了他们仅有的两个鸡蛋和一小把韭菜。望着那已经被切开分成8小份的月饼,面对那一小盆只有两个鸡蛋炒成的“韭菜炒鸡蛋”,我的眼睛湿润了。想到自己远离亲人一个月来,似聋子像哑巴,找工作处处碰壁的“背井离乡”的生活不知道要持续多久,那一小份中秋月饼,在我的嘴里已经没有了以往的香甜与美味。难道这就是我要追寻的梦的开始?我开始怀疑自己出国留学的选择,甚至担心自己不能坚持下去,渡过学习以及生活上的难关。偏偏在这个时候,天公也不作美,外面刮起了风,下起了雨。正当我的情绪随风随雨被抛到了低谷的时候,张君吟起了“风声雨声读书声,家事国事天下事……”于是,我暂时忘记了看不见圆月的中秋夜晚。那一夜,我们兴奋地围坐在一起,谈理想、话抱负,忘记了疲劳,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身在异国他乡的孤独。不知什么时候,外面已经风止雨停,迎来的是雨过天晴、秋高气爽的新的一天。我期盼以后的中秋时分,能够有圆月伴随着我度过。

第二年的中秋前夕,我“喜出望外”地收到了姐姐从故乡寄来的、经过飘洋过海以后却是已经过了有效期的中秋月饼。手捧带着故乡亲人问候的月饼,我的眼睛再一次湿润了。

第三年,第四年……以后的几年,我几乎忘记了中秋节以及中秋月饼。

这几年,不知为何,我那不太喜欢吃零食的孩子,对故乡的月饼却情有独钟。每年的中秋,我们都会如期收到航空邮寄的带着亲情的月饼。即便是在东京的中国食品店也都能直接买到来自中国的月饼也是如此。

两年前的中秋时节,正逢我当“陪读妈妈”,送孩子学中文在上海小住。我抽空早早地去杏花楼排队买了几大盒曾经让我伤心却又一直让我思念的中秋月饼,给年迈的母亲以及兄姐送去了我这么多年对月饼的特殊情怀。

尽管我一直想把18年前的两个月饼外加两个鸡蛋炒韭菜的故事从我的记忆中抹去,可是,我还是无法控制我手中的笔,写下了这段“刻骨铭心”的往事。虽然我一再小心翼翼地不提那个月饼的往事,但是,只要一到中秋时节,我就会情不自禁地向我的家人、朋友一遍又一遍地“忆苦思甜”,诉说我那八个人吃两个月饼的故事。我还是忘不了18年前的那个风雨交加、不见圆月的中秋的夜晚,怀念那两个月饼以及那一小盆珍贵的韭菜炒鸡蛋;忘不了姐姐曾经寄给我的那一盒过期的月饼,怀念那个年代的“洋插队”的生活。

今年,又快到中秋时节。我想,那一天的月亮一定是圆又圆、分外明。故乡的亲人们,你们可好?十八年前的那个中秋之夜一起相聚的朋友们,你们都好吗?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