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人在东欧之租房记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6-3-29 来源:新浪


又是一个学期开始了,我和我的新舍友德国姑娘西蒙娜决定搬出学校提供的宿舍。这里实在太吵了。90%以上的留学生都是各国学校间的交换生,公寓式宿舍的厨房都很宽敞,往往成了留学生们聚集聊天喝酒的好地方。

我们不通晓当地的语言,所以要通过房地产公司来找房子。那种只有一间办公室,加上老板不超过5个人的房地产公司,在国内,我是绝不敢光顾的。但在这个全国人口不超过150万的小国,一个公司有超过10个雇员,就算规模不小了。

这几天,我们前前后后不知跑了多少家房地产公司,想找价格合适位置不偏且又干净的房子真不容易。其实我们还不算很不顺利。有两个从波兰来的男孩,房东很不客气地和经纪人讲:波兰人不行,上一个波兰来的租户,弄得我的房子好脏,所以波兰人只会弄脏我的房子。不知为什么,当地人很是瞧不起波兰和从波兰来的人,虽说这两个国家的经济发展程度相差不了多少。一个从辽宁来的中国留学生曾经和我说过,日后你学当地语言做听力练习的时候,要是听到有关波兰的内容,带有负面性的那个选项一定是正确答案。一年以后我期末考试时做听力,主人公周游世界各地。题目是判断正误,题干是:Rein最喜欢去波兰旅行。这个听都不用听就知道是错的。波兰,车破房旧(听力原文),有什么好看的。

我们终于在原来宿舍楼后面的一条街上,租到了一套有两间睡房的公寓。那是一栋三层的小楼,房东和他太太住二层,一对德国来的夫妇带着他们一岁多的女儿住一层,和我们同住三层的是个单身的瑞典军人,在这里的飞行员学校做外籍教官。房东很热情地带我们参观了一下院子里的小仓库,那里面有木头,是用来取暖的,房间里烧的是壁炉。其实,这也不是真正的木头,都是些盖房子制家具剩下的边角料,想来非常便宜。我事先问的很清楚要不要缴费使用,房东的女儿做翻译,她说:我爸爸说了,这只是一笔小钱,免费的。我们这全楼大大小小一共6个房客全都用这里的木头。房钱,算上水电费每月大概是5500克郎(人民币对爱沙尼亚克郎1:1.5左右) 。

由于都是些边角料,燃烧起来很快,很快就烧完了。好容易挨到了圣诞节,我要退房了,西蒙娜还有两门考试要等到新年过后才能走。向房东要了账单,我要先缴清属于我的那部分房钱。账单里的最后一项,让我们看着十分迷惑,木材,300克郎。我和西蒙娜一起敲开了房东的门,这次房东的太太做翻译。“这个嘛?木头,就是你们这几个月来取暖用的木头钱。”“我们不是事先说好木头是免费使用吗?”我说。“谁说的?”房东问。“你女儿。”我把他女儿的话给他复述了一遍。“这个嘛?我不知道呀?木头你们用的实在是太快了,这个我没想到,本来是打算给你们用整个冬天的。”他狡猾地说(爱沙尼亚的冬季很长,有时到了4月份还会下雪)。我说,“300克郎,对我们来说根本不是一笔大钱,但你的做法,很不地道。”说完,拉着西蒙娜就走了。毕竟,西蒙娜还要在这个混蛋的屋檐下多住半个月。一家收300,三家就是900。在当地,买一小卡车劈好的木头,真正的木头,才1500克郎左右,可以用一个冬天还有富余。这儿森林资源比较丰富,也只有木头的价格还比较合理,冬天黄瓜的价格都得40多克郎1公斤。

西蒙娜曾经告诉过我她的一个英国朋友在英国租房的故事。房子到期了,结了帐后人还没走多远,房东的电话就追到了,“对不起,你要赔钱。”“什么钱?”那个英国姑娘问。“冰箱坏了。”房东说。“不可能,我房间里的冰箱好好的。”“不是你房间里的,是储藏室里的冰箱。”房东解释道。“我压根儿就没注意到储藏室里还有冰箱。”她十分恼火。“注没注意到是你的问题,可现在你走后,冰箱坏了,所以你要赔钱。”我和西蒙娜租的房子里,值钱的东西有,冰箱,抽油烟机,带烤箱的炉子,电暖气和洗衣机。所以我实在不能为了一时之快,把麻烦留给西蒙娜。唉!西蒙娜,我的朋友,我离开后,祝你好运!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