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加拿大婚姻经典风格:吃鸡爪子和美貌并存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6-5-22 来源:中国青年报


加拿大人对本国的婚姻状态并不乐观,他们常问我:“我们的离婚率有50%呢,中国是不是也是这样?”其实按照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cCanada)最新的数据,以结婚30年为上限加拿大夫妇在2003年的离婚率为38.3%。这个数据在过去的几年里一直以每年增长1%-2%的趋势递进。其中,法语省份蒙特利尔的离婚率最高,2003年官方数字为49.7%,这是不是和说法语的民族天性的浪漫有关就不得而知了。

  办公室的同事里有两个是单身母亲,带着前段婚姻留下来的年幼孩子和前夫给孩子们的赡养费,她们常常在咖啡厅或者午餐厅对尚未结婚的女子孜孜不倦地教诲:结婚是件大事情,你一定要非常肯定,他一定要非常合你的意,否则就会像我们这样的结局。

  男同事倒都是一些家庭幸福的“好好先生”,桌子上摆着甜蜜的全家福,偶尔会带着妻子、孩子在公司附近吃工作午餐。你问他们当初怎么就爱上了这个人,怎么就生了那么多孩子,他们回答要简单得多:当然不光光是因为她长得漂亮,还得有些头脑,你和她在一起舒服就好。挑老婆倒是没有什么固定的标准。

  话虽然这样说,哪个兄弟的夫人也都不是随便挑来的。我们办公室的乌克兰兄弟娶的是一个乌克兰妹妹。说是当初在学校里一大堆的“花枝招展”中,乌克兰妹妹的容颜仪态和其他族裔就完全不同,一眼望过去也就看见了她那么一个。他们一见倾心,很快就在乌克兰教堂里结婚。从此,他们不用每天早上为吃英式早餐还是法式早餐而抽签,他们肯定是吃乌克兰的土豆泥饺子早餐——这就是和同一族裔结婚的好处。

  办公室里的德国裔兄弟迷信欧洲品牌,开的是大众汽车,用的是诺基亚手机,穿的是BOSS衬衫,娶的老婆是瑞士裔。瑞士妹妹金发碧眼兼精致纤细,比加拿大土生土长的女孩要多了几分优雅。而他对我们沾沾自喜的是:“我老婆读书的时候是个全A学生。”

  喜欢黑人爵士乐的法国兄弟和他的妻子在一个爵士酒吧相遇,虽然他们都不相信一见钟情,但是他们却相信“音乐之桥”直通心灵。当他们发现对方支持的冰球队也是同一支以后,他们开始了下一次约会。在几次约会以后,他们终于在爵士乐冰球啤酒中找到了自己的SoulMate(灵魂之友),步入教堂的婚礼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公司女同事结婚更是件热闹的事情,因为婚后要冠以夫姓,比如MargaretWong突然变成了MargaretLawrence,或者ChristyWhite突然变成ChristySeiruko,开始还以为是来了一个新员工,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伊人出嫁了。你甚至可以从改过的姓氏里知道她嫁给了俄罗斯人,还是意大利人或者是日本人。但是,也事有例外,上次看一个女同事改姓,刚要前去祝贺,却被其他同事拦住:她不是结婚了,是刚离婚,又改回了娘家姓氏。大概是经历了一场离婚大战,终于恨到不想和对方有任何联系,这一改非同小可,连带着驾驶执照、护照、健康卡……凡是有名字的法律证件全要改掉。

  把身边的同事的婚姻状况打听过了一遍,发现加拿大的年轻人择偶的标准没有一个说寻找“事业有成”或者“有事业心”的人。大部分的加拿大男性更喜欢在生活中寻找伴侣,并且绝对不像加拿大女性所说“只求最好”那样的“雄心壮志”。

  前两天,有朋友介绍对象,说有一加拿大年轻才俊只想找“中国美女”。对中国美女的要求不高,条件有三:一是俊俏,二是幽默感,三是不吃鸡爪子。

  吃鸡爪子和美貌并存,这种加拿大风格真是经典。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