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留洋女博士婚恋的悲剧(2)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4-3-30 来源:澳际出国留学


婚后苏眉立即得到了结婚永久居英权,接着又如愿以偿地取得了大学终身讲师职位,轻而易举地击败了另一个中国申请者。因对方无居留权,大学得特别为他向移民局申办工作许可,此手续冗长繁琐最后还可能被拒绝,一纸通令下来要求申请人28天内必须离境。系里急着用人,苏眉因有移民身份自然具备工作权利,无需申办工作许可,于是她得以立即走马上任了。那一阵苏眉甚是春风得意,总能见她与菲利普成双入对, 大家都感叹小夫妻恩爱异常形影不离。直至菲利普东窗事发闹出婚外恋,众人才瞠目结舌。

据菲利普透露,苏眉嫉妒心极重控制着菲利普每天的行踪。只要菲利普下班晚回来一会儿,苏眉即会坐立不安,频频给同事朋友打电话查找丈夫的去向,菲利普一进家门,苏眉总是怀疑地盘问刚才他是否与哪位女学生一起去酒吧了。甚至许多次半夜里,苏眉推醒正熟睡 着的菲利普,要求他表态是否忠心爱她而没与其他女人有染。苏眉的概念是,老公还是管紧点好,照顾不周必会出轨。然而英国有句俗语:偷羊羔会被吊死,偷肥羊也同样被吊死,那么不如干脆偷只肥羊。栓得越紧,逃得越坚决。无论如何菲利普偷情之事败露于钱包上,那天苏眉检查菲利普的钱夹,发现内有一张避孕套发票,于是苏眉连续审问了菲利普三天三夜,刚开始菲利普坚决抵赖,最后实在招架不住,只得供认与同事玛丽去曼彻斯特开会时曾上过床。   

愤怒的苏眉请律师写了份公函,把菲利普赶出了家门。接着她又采取把人搞臭的方式,找到菲利普和玛丽的同事,挨着个地向大家谈心诉苦大曝隐私,揭露菲利普与玛丽的罪责以及她是多么地受伤害。她甚至要求领导处理两人的通奸罪,这一招显然是极中国式的,英国大学的系主任只抓工作不过问私生活,桃色新闻更是回避不及,以免被人扣上干涉他人隐私的罪名。本来这类婚外情西方人已是见多不怪,英国人一向尊重他人隐私权,夫妻间的纠纷外人都袖手旁观,绝对不会有何人出面调解,对于菲利普事件全都采取低调。只是私下里开玩笑议论,不理解为何菲利普会有收藏避孕套发票的雅兴,难道他还打算退货不成?待到苏眉到处制造舆论上蹿下跳地张扬时,英国人反倒开始同情菲利普了。而苏眉却伤心地感觉,居然没能造成人人声讨第三者,为她打抱不平出出气的局面,怎么到了一个有理说不清的地方。中国人这端则有人感叹,苏眉是自找倒霉,看被抛弃了不是。那么多中国好小伙嫁谁不好,偏洋奴要找老外,甚至有人指责苏眉不爱国。 明摆着外国人就是不可靠,图新鲜异国情调找一个东方姑娘,过不久厌倦了还是回过头去找他们自己白人。这种论调显然草率和表面化,或许还埋藏着弱民族情结的自卑感。正如托尔斯泰的名言:幸福的婚 姻都相似,不幸的家庭有各种各样的不幸。事实上,许多中外联姻家庭都很幸福,充分证明了爱情无国界。西方人听到了中国人的议论更是诧异,认为这种指责是侮辱他们是典型的种族歧视。在西方人看来苏眉和菲利普的故事,只不过是一宗典型的嫉妒妻子与偷情丈夫这样一个古老的故事,各国都有与种族问题不沾边。甚至有英国人认真地咨询中国人,为何对此一家庭纠纷如此敏感扯到种族的高度,为何对西方人持如此深的偏见。   

事实上,种族问题自希特勒灭亡后,在西方已是一个极敏感的话题。中国人常常问老外:“你是哪个民族的?”西方人感到意外和不知所措,甚至误会发问人是种族主义分子。有的西方人干脆据实招来:“我们都是杂种人。”的确如此,欧美人很难说清楚自己的血统,以英国人为例,几乎都是爱尔兰、苏格兰、英格兰以及其他欧洲民族的混血种,美国人的血统就更乱了。假如一个德国人说:“我是纯种日耳曼人,我热爱日耳曼民族。”会被视为是纳粹言论,极端右派白人种族主义分子是极少数,已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菲利普这厢也满腹委屈。他坦承他的心态对于婚姻还不成熟,丈夫这个角色他还没做好准备感觉不适应,当然他曾经爱过苏眉,但是他宁愿选择同居,无结婚打算。只是苏眉每天都催着他领结婚证,现实情况也确实紧迫,在苏眉签证到期前一个月他们不得不匆匆登记了。苏眉曾经表示,如果她回到国内月工资不到 100英镑,菲利普非常同情她,认为一个满腹经纶的博士,收入如此微薄很不公平。在他的潜意识里他想帮苏眉留在英国,如今苏眉在英国事业发达,月工资2000英镑,即使他们离婚了,两年后苏眉也照样可以取得英国国籍。但在家庭生活上,菲利普觉得苏眉更像他的姐姐甚至妈妈的角色,苏眉对他照顾是无微不至,由于香港与英国的渊源关系,许多英国人对中餐情有独钟,菲利普即是位中餐迷。他自己不会做饭,离开苏眉就只会开罐头或打电话给外卖店叫餐,他对苏眉的烹调技艺大为赞赏。苏眉则是处处小心翼翼地迁就迎合菲利普,有次大伙在中餐馆聚餐时,菲利普随口说苏眉胖了腿上尽是赘肉,苏眉立刻紧张起来,不久大家即见到她出现在大学的健身中心。不擅长跳舞对此也无兴趣的苏眉,每个周末皆舍命陪君子地随菲利普去夜总会,大部分时间苏眉都是坐在一旁观赏菲利普劲舞,震耳欲聋的迪斯科音乐她有受罪感。但她不敢放菲利普单独前往,那可是个小姐扎堆的地方,什么事都可能发生。菲利普对于苏眉的控制感觉窒息,莫名其妙地涌现出一股逆反心理,他声称受不了中国的“妻管严”,渐渐地内心开始疏远苏眉,对她失去了情人般的激情。   

苏眉离婚后好些日子都拒绝见人拒绝接电话就想一个人清静,她的确需要反思了。为了迎合菲利普,她下了很大工夫改造自我失去了自我,与菲利普的婚姻一开始她就无 安全感,深感他们的婚姻基础不牢靠,对自己无信心对丈夫无信心,害怕被抛弃的恐惧 阴影整日纠缠 着她,使得她神经质地终日盯着丈夫的一举一动,生怕丈夫“出轨”。如今离开菲利普后,她个人婚姻上何去何从也很为难。她已经西化了,她对中国男人已有陌生感。再找洋人则有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恐惧。眼下苏眉仍旧一个人孤零零的,显然无论如何她都得沿着她自己选择的道路,继续走下去。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