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笑对生活 从 Labor工到中医诊所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5-1-5 来源:华报


本期主角:老邱,47岁,男 

主角身份:2003年登陆多伦多,现正筹划开一家中医诊所 

这个标题我想了许久,虽然一直觉得很空泛,但始终找不到更好的,因为这是老邱所给予我的、关于他对生活的态度的最深刻印象。许多时候,生活的残酷令我们日渐麻木,而陷于被动适应的困境;事实上,唯有积极思考,总结生活收获,保持乐观向上的心,才能及时调整自己的前行的方向,对自己负责,对生命负责。 

不安于现状 

老邱,福建龙岩人,中学毕业后正赶上上山下乡潮;不过幸运的是,他没去上山下乡,而是由单位直接招聘培训当了医生。应该说这在当时已是娇子,但是老邱没有满足。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有了公平竞争考大学的机会,老邱很珍惜。第一志愿报了当时因为陈景润而出名的厦门大学数学系,可是录取的是兰州大学。本科毕业后,老邱被分配到国家地质勘探中心边作野外普查边行医。野外环境艰苦,老邱不时思变。 

“我是不安本分的人,总希望接受更多的挑战。地质学本身虽然好,但我所接触的各方面信息受限制。要想获得更多信息更好发展,就必须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于是我决定读研。”老邱选择了到湖南大学学化学。研究生毕业后老邱分配在湖南从事化工方面的研究工作。然而,正是因为这种不安分,又驱动老邱从湖南到了深圳。 

此时,他认为该自己出来做点事了,“科研是以社会需求为目的,而办公司可以直接接触市场了解需求,这样才不会导致盲目研究。”于是他与台湾伙伴合作开起了公司,做的是功能材料的研究和开发。老邱有着多项发明专利,据说专利发明人大字典上也有他的名字。可对于国内的辉煌,老邱不愿多提,“既然到了加拿大,我们更需要的是要放下过去,面对现实。” 

一本难念的经 

或许只能归结为“性格决定命运”,被问及为什么想放弃国内的辉煌移民加国时,老邱还是那句话:“我是不安本分的人,总希望接受更多的挑战,寻求突破。并且身边有帮玩的不错的朋友都出来了,他们都劝我,所以我就决定移民了。” 

与其他的移民相比,或许老邱的移民经历充满辛酸——从4年漫长的等待可想而知。老邱最初接到的是面试的通知。“我们所学的都是考试英文,而不是实用英语,而研究生毕业后我的英文基本上都丢了,因为根本都用不着。所以当务之急就是练口语。深圳有许多英语沙龙,许多西人为了做生意到了深圳,但休闲时却找不到朋友说英文,就到酒吧里找人喝酒聊天。我当时就主动到酒吧里找他们聊天,并结识了许多西人朋友,比如他们到厂里看货,如果需要,我都会帮忙去做个临时翻译。其中很多到现在都还有联系。”就这样既交了朋友又学了英语。没有想到一来一直持续了几年,结果移民部又来了一封信,通知老邱去考IELTS。 

“于是我又报名参加了个IELTS的急训班培训了一个多月,IELTS考过后,移民进程就顺利了一点,两个月后就来了体检表,为了女儿能顺利赶上开学,2003年9月我们匆忙登陆。” 

入门LABOUR 

“虽然有朋友接机,在生活方面给予我很大的帮助。可接下来如何适应这个社会只能靠自己。移民前的想象是美好的,找专业工作,专利合作,经商等等。可是,下了飞机怎么也找不到这种感觉。在深圳时我就写好了简历,打算一过来就四处发,结果两个月过去了我一封回信也没有收到。一问才知道北美这里连RESUME都有自己特有的格式。当时我在深圳时有个关于打印机墨水的研究专利,曾经打算到加拿大来找合作伙伴。结果虽然惠普的老总对此技术相当感兴趣,却没有合作的意向,因为大公司有着自己的一套研发机制。我觉得很失落。于是我下定决心要走出去,了解这个社会。” 

老邱经过分析,认为短期内找到专业工作的机会渺茫,哪怕有机会找到,算上RESEARCH应聘面试的时间,直到拿OFFER,过程可能至少持续1-3个月的时间。作为新移民,这样呆在家里空等,眼睁睁地看着1:6.5汇率烧钱的滋味是很难受的。“劳动是我能最直接接触社会的途径,所以我决定打LABOUR 工。” 

在朋友的介绍下,老邱到了一个华人工厂缝制汽车坐垫。“工厂的操作模式与在深圳时知道的没什么不同,不同的是自己由管理人员变成了工人。7元的时薪,我计算了一下,扣税后还不够我付房租。于是两天后,我就辞了职。那时我很失落、很沮丧,暗想如果多伦多都是这样的情况,那么我就打算回国或者去Montreal了。后来又静下心想了想,身边的这么多朋友都选择了多伦多,并且都能找到自己适当的位子,是不是自己的看法太片面了?尽管是打LABOUR工,但也要有所图,就算赚不到钱,我也该找机会锻炼英语和了解西人的管理模式。所以我打算振作,一定要找西人的厂。” 

幽默制胜 

“在找工作过程中我认识了几个朋友,我们相互交流,合在一起预约面试。他们告诉我因为新移民都遭遇开车的问题,所以多集中在TTC范围内找工,于是TTC 范围内的工作通常比较累,工资比较低,竞争却还比较激烈。于是朋友建议去TTC 以外的地区,例如NEW MARKET等找工作,于是我们四个人一起预约了KELLY和MANPOWER西人中介面试。” 

“第一家我到了KELLY,因为工作繁忙,面试小姐Julia面试我的过程中总是跑来跑去,让我等了很久。她向我道歉说SORRY,我说没关系,我说你可真幸运,有这么好的工作,既能赚钱,还能KEEP FITNESS。她被我的话逗得开心大笑,因此对我第一印象很好。所以后来她向我要REFERENCE,我说我才来3个月哪有REFERENCE?本来西人中介要求很严格,没有REFERENCE一般就FAIL了,也许是因为我开始的幽默,Julia帮我找理由说服了她的SUPERVISOR,收留了我不用REFERENCE。” 

第二天 AGENCY就打来电话,通知老邱到DORTEC汽车配件厂上班。“那天大概有十几个人到SUPERVISOR那报道,那里的工作安排是很随机的,而我很幸运地被分配到质量检查的CONTAINMENT工作,不属于生产线。我的岗位责任就是,检验上一条生产线出的8个品种的车锁,倘若合格便将它们送到下一个生产线。” 

留心观察 工作获肯定 

“我的SUPERVISOR虽然管理标准严格,可是管理方法有问题。因为下个生产线需要的锁必须品种齐全才能开工,而我们作为两个生产线的联结,倘若我们所检测的锁的品种上没有预先筹划好,就有可能导致下线无法正常开工。比如1、2、3号锁检测完的数量充足,就差4号锁,可是SUPERVISOR对各类锁的总量心中无数,总让大家检测1、2、3号锁,就可能耽误下线及时开工。据说就以下线为例,停工1小时就意味着损失二、三十万美金。” 

老邱干活很用心,了解到这个症结后,每次开工前,老邱都会先清点一下各个型号锁的存量,然后再以此为依据检测下线所需的型号的锁,以保证上下线之间的正常连接,合理调配,避过不同品种锁可能遭遇的缺失高峰期。“所以我的SUPERVISOR对我所负责的工作非常省心,因为我所做的已经超出我所需要负责的范围。” 

4、5月公司生产淡季时LAY OFF了一批人,不过老邱并不在其列。除了认真工作,老邱还把原因归结为他积极与人交流。交流的途径很多,比如工作请教、建议,VOLUNTEER也是很好的机会。“平日公司里有任何的VOLUNTEER活动,我都积极参加,因为通常在公司做 VOLUNTEER的都是公司的管理层,你能认识许多高层领导。别忘了SAY HELLO,尽管聊不上几句,可见面笑着打个招呼,既礼貌又能够加深上级及工友对你的印象。在LAY OFF名单打勾时才有可能手下留情。有许多新移民打LABOUR工时只是一味的埋头苦干,一年下来认识不到两个人也说不上几句话,这是很不正常的。” 

积极思考文化差异 

“在DORTEC我学到许多,无论从语言还是从管理。从刚登陆小心翼翼说英文,生怕说错到现在常和西人工友开玩笑,我已经克服了英文口语的心理恐惧感,并且与那些在当地已经生活上十几年的工友聊天时,无形中了解了许多当地的文化。西人的质量管理标准无论是制定还是执行都相当严格,一把价值14美金的车锁上的划痕如果超过2毫米就属于废品,若在中国很可能重新包装一下就上市了。另外,西人的管理很人性化,每月都有安全教育课,并且规定超过35LB的货物必须两个人抬,超过70LB的则一定用叉车,一到夏天LINE LEADER会把倒好的一杯杯冰镇果汁端到工人的面前。在这样的工厂里工作,会让员工产生很强的归属感,感到倍受尊敬。” 

9 月份,老邱因为生病请了病假在家休养。“这段时间我跑了几家中医诊所,发现这里的中医许多是香港人开设的,感觉他们的水平还不如我,于是我想索性自己出来做。跟着,我加入中医协会,了解在这里中医从业人员资格及进货渠道等。多伦多40多万华人,信任中医;在与西人工友聊天时,一说到Acupuncture 他们也都知道。最近我还研究了一些关于北美居民慢性病的研究报告,中医在这方面的治疗上有其独到之处。所以我相信我有希望在这个行业找到立足点,那么对今后的发展能提供一定的基础。倘若我只是一味地替人打工,那我就很难找到继续自己研究的机会。希望中医诊所能成为我的一个独立经营的项目,如果做得好,有一定积蓄,那么我有可能开个自己的实验室。” 

“这些日子我看了许多华人写的英文中医书,只有一个感觉,就是中医在加拿大要改革!多伦多的中医诊所之所以被列为SEXUAL行业管理,就是因为表达上的文化差异。阴阳理论是中医的基本理论,可是翻译中直接以拼音代替为YINYANG,西人自然不明白,于是就有人解释了,MEANS WOMEN AND MEN,于是便有了SEXUAL的误解。在我们看来这是多么可笑的错误,但中医作为中华五千年文化的精粹,它在加国的发展就这样受到了阻碍。可见了解不同社会文化的重要性。” 

抽身LABOUR工 笑对生活 

请病假的这段时间里老邱还接到SUPERVISOR打来的邀请电话,希望他病好后能继续回去工作,关于这点老邱还在考虑中。“有许多中国人打LABOUR 工一头栽下去就是几年,并从此就安于现状,忘了自己的梦想。无论哪个移民出来的华人,都是为了寻求更好的发展,LABOUR工只能是个过渡,一旦时机成熟就该及时跳出来,而不是无法自拔。” 

“能出来的移民个个都是国内的精英,但因为语言的障碍到这就相当于DISABLE,如何治好自己的这个缺陷,必须为自己制订相应的方案。与其闭关自守地呆在 BASEMENT中狂发杳无音信的专业简历,不如调整心态打打LABOUR工过渡,通过劳动最直接地了解这个社会的异国文化,既能缓解经济压力,又能排除心理郁闷多交朋友,还能提高语言。如果有机会拿EI,就能在政府的扶持下读个相应的CERTIFICATE。一旦语言技术成熟,那么大把的专业工作等着你。” 

老邱经常去参加展览会,见到的场面却通常十分冷清让人很难琢磨,到底加拿大的市场在哪里?一问才知道这个不起眼的汽车配件厂年产值是250亿美元!老邱计算过,单是他们那条三四十人的生产线的产值便达4000万美金,也就是说一个人所创造的产值近100万美金。加拿大有其庞大的销售市场那么也就意味着相应的职位空缺,因为,LABOUR的经验证明加拿大的社会分工与中国是一样的,有工厂就有工程师。老邱坚信一定能在这个跻身世界竞争力十强的国家里中找到他自己的位置。 “古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老邱把找专业工所要求的“CANADIAN EXPERIENCE”称为游戏规则,“因为既有的辉煌让大家忘了曾经从无到有的经验积累,只要放下身架,保持乐观心态,走出去,或者会发现一片属于自己更广阔的天地。”老邱对未来自信满满。 

老邱说他发现最近网络报刊上的文章几乎都变成了同一格式,谈的都是当初在国内何其辉煌,而在多伦多百般失落的故事。他希望他的声音能给奋战在资本主义最前线的同胞们一线希望,一屡曙光。 
或者应该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生活艰难的一面,但调整我们的心态真的很重要。乐观者与悲观者之间,其差别是很有趣的:乐观者在每次危难中都看到了机会,而悲观者在每个机会中都看到了危难;乐观者看到的是油炸圈饼,悲观者看到的永远是一个窟窿。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