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悲惨的修车经历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4-3-9 来源:卑诗华人社区


一,修车的开始

2003年8月底,因机油漏得越来越严重,再加上LG在LONDON地区找到了工作,跑长途,于是下决心换了油底壳,花费400刀。

2003年9月4日,机油漏光,第一次叫CAA将车拖去车行检查,说是REAR MAIN SEAL坏。和DEALER扯皮,因为当初买车的时候买了1年的POWER TRAIN的WARRANTY。扯皮后才发现DEALER根本就没给我买WARRANTY,而是私吞了我用来买WARRANTY的钱。这是另一话了。

2003年9月13日,决定将车送到大名鼎鼎的大陆车行去修,一来咱不懂车,遇上鬼子怕他说的技术行话听不懂,二来此家车行离家近方便,三来他的口碑似乎还不错。在技师检查之前,我并没有告诉自己在另一家车行做过检查,想确认到底是不是这个毛病。车行的师傅挺热情地检查了,作出的诊断也是REAR MAIN SEAL坏了。于是放心地交给他修,我被告之9月15日下午,最多9月16日早上就可以取车(9月14日是星期天)。

二,修车的第一周

9月16日,星期二,上午打电话给车行,说9月15日太忙,没顾上修我的车,今天一定给修好。下午打电话去,说没修完,让第二天取。

9月17日,星期三,打电话,让18日取。

9月18日,星期四,上午打电话,说下午一定能取。于是就安排了一些需要出门办的事情。下午在街头打电话告诉车行我来取车了,说不行,让19日来取。

9月19日,星期五,下午打电话,说可以取了。4:30PM到车行,车根本就没修完,还在架子上挂着修呢。咋办?等呗!到7:00PM,终于拿到车了,问师傅这车还会漏机油吗?师傅拍胸脯说不会。600刀。开着车在回家的路上,听见车的发动机有异样的声音,而且越来越大,于是拐到小路上准备回车行。三点调头时,车熄火,水温表几乎转到了最右。打电话给车行,让我在路边等,他派人过去看。人来了,说是冷却剂漏光了。问师傅为什么冷却剂会漏光了,我这车可是只漏机油,从没漏过其他东西呀,师傅面上略有难色,说修我这车的时候需要拔冷却剂的管子,多拔了几次,大概是把管子的接头拔坏了,所以冷却剂漏光了。心想大家都不容易,异国他乡的,既然车没有出大问题,只要能解决问题就好。于是添满冷却剂,开回车行,再修。等到8:30PM,又开车上路了。

9月20日,星期六,去SHOPPING,在MALL的PARKING LOT里停车的时候,发现车下有液体在往下滴,红色的。更可气的是到了下午,车子居然熄不了火了,我那叫一个急。因第二天是周末,无奈只好等到星期一去修。等把车子弄熄火之后,在车下铺了纸,为了检验ENGINE OIL, TRANSMISSION OIL, COOLANT到底还漏不漏。

9月21日,星期天,取了检验的纸,伤心地发现检验的纸上有红绿褐三种颜色。

三,第三周

LG开过车后,在LONDON地区打电话告诉我,COOLANT时漏时不漏。TRANSMISSION的痕迹仍然有,那海绵套的吸油量还真可观。至于机油,人师傅都说了,就让它漏去吧。

因为我们10月4日搬家到LG上班的小镇去,所以在搬家前的那个星期五也就是10月3日,LG再次将车开到车行,让师傅检查检查上述问题,说一切正常。

四,第四周

车子LG每天上班开开,从家到公司就3到4分钟的路程。

10月10日,星期五,LG下午下班后,我们就开车到多伦多,因为和朋友约好一同参加10月11日的枫叶一日游。在401上,车的引擎灯,电池灯亮,熄火,死在路边。第三次叫CAA将车拖到车行,只有老板和老板娘在,问能修不,他们很轻松的表情说小毛病,一会就修好了,保证第二天能取车。

10月11日,星期六。下了枫叶游的旅行团就往车行赶,老板娘说清理了积碳,问题就解决了。取了车,不放心,又问老板和老板娘,这个问题不会再出现了吧?想想前面几次修机油漏,COOLANT漏,TRANSMISSION OIL漏的几次反复,我都害怕,折腾不起呀。我得到的答案是斩钉截铁的不会。这一回是90刀。

10月12日,星期天,邀请朋友去新家玩。因为朋友没有车,所以我们的邀请意味着除了我们要将朋友一家接到小镇,还有将朋友一家送回小镇。朋友倒是犹豫,怕我们的车有不知会因为什么毛病坏,我们告诉他们,车行说了,这次坏是我们没有做清理积碳的常规保养,现在做了,他说绝对不会再坏了。心想,我也不至于这么背吧,什么罕见的故障都在我的车上发作过了。朋友终于下决心去我们的小镇了,回去的路上平安无事。

五,第五周

10月13日,星期一,也是THANKSGIVING,我们送朋友回多伦多。不曾想,车子又是同样的毛病死在高速上了。那时心里那个气和急呀。气是车行的不负责任,急是LG第二天还要上班,这都快到多伦多了,他可怎么回呀?

在路边给蒋师傅打电话,他说让我把车拖到车行他给看看。

“我的CAA的4次免费拖都用了三次了,这最后一次用完了,今后有了问题我找谁拖呀?”我说。

他问我那怎么办?我说,“你给我叫拖车来拖。”

“这样吧,你叫拖车,拖车的费用由我来解决。”他说。于是我打了他名片上的姓程的拖车师傅。

在等拖车的过程中,我又打电话问蒋,“要是程师傅不肯跟你解决拖车的费用,我该怎么办?”

蒋问,“你的意思是让我出拖车的费用?”

“刚才不是你在电话里说拖车的费用由你来解决的吗”,我很奇怪他怎么这么容易忘掉几分钟前自己亲口说的话。

“可以,你要是让我出拖车的费用,那明天我给你检查车就收你的检查费用!”电话的那头是愤怒的声音。

“什么叫明天你检查的时候收我的检查费?你前天修我的车的时候没有检查吗?”我很惊奇听到这个大名鼎鼎的修车专家会说出这样的话。

“那天修你的车的时候,我们没有检查出毛病,所以我就按照我认为的问题给你修了”。

至此,我无话可说了,因为对方已经挂了电话,不容我再多说一句。

在程师傅的拖车来之前,我们意识到拖车里能坐几个人的问题,打电话过去,他说只能坐2个人,而我们有4个大人和一个BABY,根本坐不下。无奈,又打电话叫CAA,至此,CAA的四次免费拖车彻底用完,而因为程说他已经快到了,不肯就此罢休,无奈,在CAA的拖车已经到场的情况下,等程到,付他30刀,让他离去。

10月14日,我一早就到了车行,蒋师傅刚见我就对我说了这样的一番话。

“我先给你解释解释你的车的这个毛病在FORD DEALER那是怎么修的。 象这种情况,他们会先收你200刀的检查费,给你检查,并不保证一定能检查出毛病在哪,如果查不出毛病,就会问你,你修不修?如果修,就是将相关的动力零件一路换下去,直到毛病消失为止,如果所有相关的零件都换过了,毛病还存在,就再问你还修不修,如果你还修,就再换相关的电路零件,也是一路换下去,直到毛病消失为止。如果电路的零件换完了,毛病还存在,那就没办法了,也就是说你花了不少钱,谁也不能保证给你修好。你的车现在挺好,毛病时有时没,就是这类的,我们修不了,街口就有一个FORD 的专业DEALER,你可以把你的车开那里修去”。说完就扬长而去,不再搭理我。

意识到自己已经被晾在一边后,我就主动找蒋,问他这是不是说10月11日的修理就相当于打水漂了?因为车行里修车的人挺多,我并不想搅了他的生意,所以尽量避开人群问他,而蒋在车间里来来回回的,并不搭理我,就好象我是透明的似的。

等了一上午之后,我才发现这样是无济于事的,于是我当着人群质问他什么时候回答我的问题。蒋和他的老婆也火了,说,车子旧了,出问题是难免的,解决不了问题也是正常的。

“我承认就是个人,也有疑难杂症 ,就好象人得了癌症,是绝症,可是作为一个医生,你不管他是肝癌还是肺癌,上去就把人家的胃给切了,还告诉人家病治好了,再也不会出问题了,回家去吧。你们上次的修理居然连检查都没有做就进行了修理,还告诉我再也不会出这样的问题了,你们和那种毫无医德的医生有什么区别?现在同样的问题只隔了一天就有出现了,现在你又告诉我你修不了了?!”

“你的车子怎么会是同样的问题,上次是在高速上坏掉的,这次是在十字路口等红灯的时候坏掉的,根本就是不同的问题吗!”老板娘回道。

“十字路口?拜托,我的车是在高速上坏掉的。”

见我来了脾气,另一个师傅来打圆场,让我把车留给他,他想办法给我解决。一时我也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而且我10月19日回国,没有精力和时间再去别家车行修,于是我同意把车留给他。

10月15日,那个师傅打电话来,说车他试过了,没觉得有问题,让我拿回去。无法,我实在是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再呆在多伦多了,于是就把车取了回来。

至此,我的车在大陆车行的经历结束了。

六,总结

有了在此间车行修车的前前后后的5个星期的经历后,我是再也不会去大陆车行修车了,倒不是因为我搬了,原因有三

1. 很显然,也是最主要的,对于他的技术实在是信不过。尤其是最后的经历,明显的不负责任,检查也不做,就依想象力修车。他要是想象对的话,还好办,偏偏他想象错了,那两次坏在高速上,亏得路上有点堵车,车速都不快,16. 要不然车子突然熄火,后面的车速度又快,你想危险不危险?而且我就不 信这个邪,怎么我的车在他这修起,就毛病不段呢?我的车原先只漏机油,修完后不仅机油仍然漏, COOLANT, TRANSMISSION OIL也开始漏,而且这样的漏没有一样是一次修好的。除此之外,熄不了火, 再就是走着走着就熄火。还有那TRANSMISSION OIL的漏,你说管子老化, 好,可是它老化总有个过程吧?洞总得从小慢慢变大,然后油才会明显地往下滴吧?可是在这个车行呆了1周后,就省去了这个老化的过程,直接开始往下滴了?所有的朋友都说,我这车是他们听过的最怪的车。

2. 不喜欢他的修车的拖拉。有了第一周的经验后,从第二周开始起,只要是我的车在车行里,我就按他们的上班时间作息,我戏称为到大陆车行上班。他的修车是这样运作的,来了一辆车后,马上把生意揽下,然后将车间里的一辆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