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爱普"英语:新一轮的矛盾之争

http://Tran.httpcn.com 日期:2001-12-24 来源:千龙新闻网


一个叫做“爱普”的英语考试最近引起国人的高度关注。或许外国人关注的是我们的考试市场,而我们关心的则是在托福、雅思、GRE之后,如何以中国之“盾”应对一个考试之“矛”。
 
扑朔迷离的“爱普”
  
“我可以肯定,爱普是冲着中国市场来的。”12月15日,新东方学校校长办公室,第二任校长胡敏以不容置疑的口气告诉记者。他面前的办公桌上,正放着一套爱普(APIEL)的考试题,胡敏直言不讳地说:“现在我正在研究爱普考试。网上、报纸的报道我也看了,许多说法都不准确,所以,这次采访可以说是独家的。”
 
有趣的是,当网上有关爱普考试的各种消息炒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却没几个能够写出“爱普”的“原名”。胡敏也是对着眼前的这套考题,给记者写下了APIEL的全称——The Advanced Placement International English Language。关于它的中文意思,“到目前,还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有报道将之称为“国际英语进阶考试”。
  
最新的消息是,爱普考试将于明年5月在中国推出,收费为95美元。按照中国的规定,爱普若进入中国,首先必须取得教育部考试中心的“通行证”,对此,中心海外处张进处长的回答是:“短期内,爱普考试不可能进入中国。”张进最近显然已面对无数有关爱普的询问,未待记者多提问,他直截了当地说,“有关爱普的事,最好不要问我。”因为“现在爱普正在同我们接触,我这个身份,不好多谈什么”。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国外考试中心的沈老师告诉记者,作为国外考试的举办单位,他们目前没有接到任何有关爱普考试的通知。
  
对“爱普会取代托福”的说法,美国高等教育研究专家、北京师范大学王英杰教授说,这是对美国教育制度不了解造成的。与中国由官方出题、全国大部分采用同一套考试试题相反,美国是由民间机构出题,各大学自主决定采用哪一套考试结果。王英杰介绍说,爱普等许多考试都是College Board(大学委员会)委托ETS(Educational Testing Service,美国教育考试服务处)举办的。其实早在1995年,大学委员会就推出了爱普考试,但到目前为止,全美3300多所大学,只有700多所大学承认其考试成绩。
  
对于爱普的总体评价,胡敏一边看着手里的试题,一边向记者逐项详细分析。胡敏的看法是,从总体上说,“难度并不比托福大”。虽然听力内容的面更广一些,阅读部分所选文章的风格多样一些,但“依然没有跳出美国考试大批量生产的模式——标准化答案、机器判卷”。虽然与托福相比,爱普多了口语测试,但是与雅思面对面的测试方式——胡敏称之为“肉搏战”——不同,爱普的方式是考生对着录音机作回答,“缺乏互动性”,一言以敝之:“看不出高明之处。”另外,每年只举办一次的爱普考试,对急于出国的人来说,显然受限制太多。
  
中国的应试市场有多大?
  
“这次爱普是先造势,后进入。主要意图是开发国内市场。”对于爱普的意图,胡敏完全同意有“留学教父”之称的新东方原校长俞敏洪“是一次促销行为”的观点,“谁都知道中国是考试大国,考试已形成了一个产业。中国的发展空间很大,只要在中国推出考试,那肯定拥有全球最多的考生”。“请注意一下爱普这次发布消息的时机,正好是中国加入WTO前后,如果爱普不来,也可能是其他什么‘普’进来。”
  
教育部考试中心海外处的张进处长告诉记者,参加托福考试的中国学生每年约有10万人,GRE约4万人,虽然张进认为:“与中国国内考试相比,如每年有20万人的计算机考试、200万人参加的高考,托福、GRE考试是小巫见大巫。”但随着中国加入WTO,各种英语认证考试会大量涌入。按照TOEFL750元人民币、GRE1092元人民币的报名费粗略算来,每年的市场价值也超过1亿元人民币。值得注意的是,与爱普欲进中国的消息相关的是,托福考试本身的有效度越来越多地引起国内外的批评。丹·斯塔是英国一所大学的老师,他的看法是:“托福的问题在于,许多学生可以提前‘学’到答案,但进了大学之后,却说不了话,写不出文章。所以英国的大学建议学生考雅思。”“托福的40道语法题,很多中国学生都能考满分,但实际上自己写作文时,犯的就是这些错误。所以说托福反映的并非是学生的实际能力,但雅思的考试是绝对的‘高分高能’。”戏称自己为“胡雅思”的胡敏也对雅思的考试系统评价颇高,用他的话讲,是“最严谨、最科学的考试”。
  
与“新东方”在年初的一场纠纷让许多人更加熟悉了ETS,据介绍,成立于1947年的ETS设在新泽西州的普林斯顿,是美国最大的非盈利性考试机构,专职人员有2500人,兼职专家600多人,其中具有博士学位的有600多人。每年参加雅思各类考试的有800多万人次,考试费的年收入是2亿美元。针对越来越受质疑的托福考试,ETS年初发布消息称要改革,但这样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不是随便出几套题就能改的”。今年7月,澳大利亚宣布只接受雅思成绩,原来相对稳定的英语考试市场有了变化,“爱普的推出是想在应试市场分一杯羹。”胡敏分析。
  
考试与应试:矛与盾之争
  
来自欧洲的英格正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她说她从不敢告诉中国学生她申请到普林斯顿大学的GRE分数——不到1800分:“一般欧洲国家或者美国的学生,考到1800分就可以了,但许多中国学生大部分都考到2100分、2200分左右,太可怕了。但问题是,我认识的很多中国留学生,到了美国后根本无法同外界沟通。”
  
斯塔先生告诉记者,许多中国学生认为,他们考了很高的托福、GRE的分数,却被拒签。“‘这说明美国人的偏见’,我的学生经常这样对我抱怨。但我的想法不一样。你考的分数确实很高,但并不代表你有这个能力。有一学生给我看他写的文章,虽然他考了很高的托福、GRE分数,但坦率地说,文章的水平实在不高。”普遍来讲,对中国学生的评价倾向于“应试技巧高,但沟通能力差”。斯塔先生的女儿正在剑桥大学读书,谈起考试,他向记者介绍说:“在英国,考试并不是入学惟一的指标。我们看重的是,是否有一个很有名望的教授推荐这位学生。”阿古智子对日本的语言培训学校没有很深刻的印象,她认识的许多去美国留学的同学,很少参加培训班,大多是自己学习参加考试的。“据我了解,日本人申请美国大学,重要的是看他的推荐材料怎么样。”
  
“美国的考试成绩,只是大学入学的参考因素之一。不像中国考试的针对性那么强。考试的作用在美国和中国的意义是不一样的。美国是想通过这样的考试,了解学生是否具备学术研究的能力,但并不是一个门槛。”王英杰教授向记者介绍。简而言之,与中国“考”大学不一样,美国是“申请”大学,除了考试分数之外,学生是否参加过社会活动、当过志愿者,是否得到了有分量的推荐信同样重要。“但在中国,很多东西都不可靠,包括老师的推荐信。”一位留学生告诉记者,他就是自己拟好了一份推荐信,通过重重介绍找到了一位名教授,而教授碍于情面,不好意思不写自己的名字,于是他就得到了一份大大美言自己的推荐信。

“许多美国大学发现了这一点,大部分学生的申请材料越来越不可靠,就只有看分数这一项,所以分数越来越膨胀。”王英杰教授说。当分数的意义变得越来越重大时,更多的中国学生投入到各种语言培训学校,参加各种学习班。众所周知的是,中国学生的分数越来越高,各种英语考试培训越来越系统化、正规化。参加过托福、GRE等类似培训班的学生都知道,老师最得意的“秘诀”是将一道英语题“肢解”为几个部分,按照老师教的某个“制胜法宝”寻找答案,结果是可以不懂句子的意思,但你一定能‘找’准答案。语法如此,听力、阅读亦百试不爽。更有此中人士得意宣称,外国考试是矛,中国应试是盾,矛尖还是盾利,一时难分高下。对于爱普的推出是否有针对托福、GRE等考试已被系统化研究的考虑,胡敏作了否定的回答。
  
“从大趋势上讲,最近几年,各种各样的英语测试将大量进入中国,各种英语考试也呈现多元化局面。考试市场将是硝烟弥漫,但哪种考试能站住脚,要靠市场来检验。”胡敏对记者说。可以肯定的是,不论哪种考试进入中国,它引发的不仅是市场之争,更是新一轮的“矛”“盾”之战。 (三联生活周刊)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顶部